中国职业教育视频课程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新闻

王竹立:如何应对碎片化学习挑战

发布时间:2016-04-05 06:16:00

一、碎片化是如何发生的

“碎片化”及其所产生的相关后果,是目前越来越受到关注的问题。

2016310日,笔者通过百度检索 “碎片化”一词,找到相关结果约16,300,000个;以“知识碎片化”为关键词检索,找到的相关结果约1,550,000个,以“学习碎片化”为关键词,找到的相关结果约1,590,000个;以“时间碎片化”为关键词,找到的相关结果约1,660,000个,这几个词密切相关,将在后面逐一讨论。在超星数字图书馆里检索,“碎片化”有20,678个相关结果,总被引频次30903次;而且相关论著发文量从2010年开始直线上升,到2015年达到年均4000篇文章(中文)左右,而且趋势显示2016年将再创新高。

那么,到底什么是“碎片化”呢?百度百科是这样定义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一词,在上世纪80年代常见于“后现代主义”的有关研究文献中,原意是指完整的东西破成诸多零块。如今,“碎片化”已应用于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和传播学等多个不同领域中。[1]

对于教与学来说,知识碎片化、时间碎片化和学习碎片化是我们研究的重点。

笔者认为,知识碎片化是指知识由整体分裂为多个相对较小部分的状态。知识碎片化的本质是知识的部分与整体、部分与部分之间的关联被中断或弱化,变得杂乱无序,以至于难以形成完整的体系。

知识碎片化产生的原因有下列两方面:

()知识的载体由以纸质媒体为主,转变为以网络媒体为主。网络的超链接结构取代了书本的线性结构。超链接带来的多向选择,导致知识的部分与整体之间的直接联系被弱化,导向知识体系外部的超链接更容易导致知识体系的崩解。

()知识传播形态的碎片化。微博、微信、微课等短频快的信息传播形态是导致知识碎片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时间碎片化则是由快节奏的生活与多任务处理所导致的,知识的碎片化与时间的碎片化共同导致学习的碎片化。此外,建构主义学习方式也是导致学习碎片化的原因之一。建构主义主张在真实情境下开展自主、协作和探究性学习,这种学习打破了原有的以书本为载体的线性知识结构,导致学习过程也不再是线性的了,而呈现出某种碎片化特征。学习的碎片化进一步加剧知识的碎片化。知识碎片化、学习碎片化、时间碎片化三者的关系见图1

知识碎片化、学习碎片化、时间碎片化三者的关系

 

二、碎片化学习的内涵

关于“碎片化学习”,目前学术界并无统一的定义。有人将将碎片化学习的概念归纳为:学习者在社会生活中随心、随时、随地,通过多种媒体对知识进行片段式地学习,从而增进知识提高技能,这样一片一片、一点一滴地获取信息和知识的学习方式称为碎片化学习。[2]

笔者曾将今天的学习划分为三种主要类型:学科导向的系统学习、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又称为零存整取式学习)和碎片化(式)学习。 [3]学科导向的系统学习指以学科知识体系为中心的系统性学习;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是指新建构主义所主张的、以个人兴趣和问题解决需要为中心的、以零存整取式学习策略为主要方式的学习;碎片化学习指学习者利用碎片化时间、碎片化资源、碎片化媒体进行的非正式学习。三种学习方式之间的关系见表1 

学科导向的系统学习、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碎片化学习三者之间的关系

比较上述两种定义可以发现,笔者对“碎片化学习”这一概念,除了强调其“利用碎片化时间、碎片化资源和碎片化媒体”之外,还强调其“非正式学习”的特征。那种虽然利用了碎片化时间、碎片化资源和碎片化媒体进行的正规教育或正式学习,如成人学习者参加的以获得学位为目的的网络教育,或者慕课学习者通过系列短视频进行的正式学习,实际上是用碎片化方式进行的系统性学习。而上表所说的碎片化学习是指没有明确目标和导向,通过碎片化媒体(手机、Pad、电脑、书本、电视,音频、视频、文本、图像等)和碎片化资源(微博、微信、微课、文章等),利用碎片化时间(等车、排队、入厕等)进行的非正式学习。

综合上述两种关于“碎片化学习”的定义,本文将碎片化学习划分为狭义和广义两种,广义的碎片化学习指学习者利用碎片化时间、碎片化资源、碎片化媒体进行的正式与非正式学习,而狭义的碎片化学习则局限在上述定义中的非正式学习范畴。

三、碎片化学习的利弊

碎片化学习是网络时代学习的普遍特征之一,具有学习时间更可控更灵活、分割后的学习内容更容易获取、碎片内容的学习时间短更容易维持学习兴趣、知识的吸收率有所提升等方面的优势,已成为年轻人所推崇的新型学习方式。计算机网络技术,尤其是手机移动技术的飞速发展及应用功能的不断扩展也为这种学习方式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碎片化的信息与知识往往涉及一些最新和热点的信息与知识,是众多网友自发提供的,尚未经过专家学者的结构化改造和系统化整理,大体属于西蒙斯在关联主义著作中所提出的“软知识”范畴,对这些信息与知识的学习和了解有利于人们紧跟时代步伐、追踪领域前沿。

然而,随着网络碎片化信息的泛滥,碎片化学习的弊端也日益凸显出来,由碎片化学习所引发的认知障碍问题也开始受到关注。[4]总结起来碎片化学习有如下几方面弊端:

一、碎片化知识虽然因为相对简单而更容易吸收,但由于知识之间的联系被中断,无法形成完整的体系,因而可能难以发挥作用。给人以“好像学到了很多,但又感觉好像什么都没学会”的印象。

二、大量的短、频、快且图文并茂的碎片化信息进一步加剧信息超载现象,增加大脑的认知负荷和选择难度,导致被动接受、缺少深度思考、注意力分散、甚至产生认知方面的偏差等不良表现。

三、碎片化信息中大量的虚假、劣质、不完整、不准确的成分产生信息污染现象,占据了有限的时间,屏蔽与淹没了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与知识。

四、碎片化学习对系统性学习造成干扰。当前很多学校的学生人手一部手机,通过智能手机或其他移动终端上网浏览、聊天或游戏占据了学生越来越多的时间,学生在课堂上看手机已经成为一种屡禁不止的现象,如何应对课堂上的“低头一族”让学校和老师伤透脑筋;学生通过网络上的碎片化资源,如微博、微课和网络公开课等,开展碎片化学习,也使得课堂讲授失去以往的吸引力与重要性。

四、如何应对碎片化学习带来的挑战

碎片化学习最大的问题在于知识的不系统,知识碎片与碎片之间原有的联系被切断或弱化,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解决的办法有两种:一曰复原,二曰重构。

所谓复原,就是参照原来的学科知识体系,对碎片化知识进行还原,恢复失去的“联系”。如有人主张开发专题化微课,让大家按照原来的学科知识体系将微课专题化、系列化、层次化,以方便学习者按部就班地学习;学校内老师在各种教学平台上按照系统性学习要求开发各种成体系的教学资源;慕课实际上是由一系列微课组织的结构性课程。这些方法对于校内的系统性学习也许会有一定的作用,但对校外的自发性学习就不一定有效了。网络时代的学习者习惯了碎片化学习,未必会主动按照专家学者们制定的体系去“复原”原来的知识结构。慕课的高辍学率本质上是结构化课程与碎片化学习之间的矛盾。

重构是笔者在新建构主义理论中所主张的一种应对知识碎片化挑战的方法。重构意味着跳出学科知识体系的局限,以个人兴趣和问题解决需要为中心,进行碎片化学习;通过零存整取式学习策略,将碎片化知识重组成新的、蛛网式的知识体系。这种体系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和知识的创新。[5-6]

对于个体学习者来说,无论是复原,还是重构,都是零存整取的过程,两者的区别只在于,是根据原有的学科知识体系,还是打破原有的学科知识体系,以个人兴趣和问题解决需要为中心来进行零存整取。网络时代的社会化知识构建,同样体现出零存整取的特征。如维基百科式的知识建构,就是在众多网友碎片化贡献(零存)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大家公认的名词概念体系(整取)。因此,零存整取可视为解决碎片化问题的基本原则和普遍规律。

五、如何处理碎片化学习与系统性学习之间的关系

传统的学校教育和正规学习,旨在培养学习者在某个学科或专业领域的系统性知识结构;而今天的时代,要求学习者成为具有个性化知识结构的创新型人才。那么,个性化知识体系与学科知识体系是何种关系?两者是天然对立的,还是相辅相成的?这个问题是理解碎片化学习与系统性学习之间关系的基础。

所谓学科知识体系,是指由某学科或专业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构建的、涉及该学科或专业领域的基本概念、基本理论、基本技能,以及将这些概念、理论、技能贯穿在一起的学术理念、学术方法、学术规范和思维逻辑的总和。不同学科或专业领域的概念、理论、技能,以及理念、方法和逻辑虽各有不同,但也有某些本质上的相似或共同之处。因此,不同学科与专业之间也有某些“共通”之处。学科知识体系以宽基础精专业的金字塔式的结构为特征。

个性化知识体系是笔者在新建构主义学习理论中倡导的,以个人兴趣爱好和问题解决需要为核心建立起来的知识结构。这种知识结构以自我实现和问题解决为导向,从核心问题出发,像蜘蛛织网一样一圈一圈向外扩展,具有鲜明的实用色彩与个性风格。它由个人的信仰、喜好、知识、技能等构成,有自己独有的概念体系与思维逻辑。它是一种跨学科跨专业的网状结构,而不是单一学科或专业内部的线性或树状结构,包含更多的个人实践所获得的隐性知识。

学科知识体系与个性化知识体系既有不同又有交叉之处。例如,一个人的个性化知识体系中也会使用某些学科知识体系里面共同的名词和术语、逻辑与规范,否则难以与他人交流沟通;但个性化知识体系里的个人隐性知识部分是其创新的前提和基础。如果一个人的知识只有与他人的共性部分而没有个性部分,创新就无从发生。早期的学科和专业训练对形成一个人的个性化知识体系至关重要,它构成一个人个性化知识之树主干的一部分。

今天,系统性学习和碎片化学习都有必要。对学习者来说,打基础还是以系统性学习为主(包括学科导向的系统学习和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碎片化学习为辅;作为某种职业训练,也以系统学习为主,碎片化学习为辅。系统学习在下列几方面很有必要:

①价值观的形成;

②培养读写算和应用信息技术等基本技能;

③培养科学的思维方式;

④培养广阔的知识视野;

⑤培养专业知识与技能等。

在今天,任何人都离不开碎片化学习,无论他们承认与否。碎片化学习也可以拓宽视野、了解前沿信息、辅助系统学习以及解决生活中的一些简单问题。

对于高端学习者来说,建构个性化知识体系、进行知识创新的最好方式是采用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即零存整取式的学习)。

如何将系统性学习与碎片化学习无缝连接、相辅相成,是当前学校教育应该首先考虑的问题。笔者认为应根据具体的学科、具体的内容、具体的情境、具体的对象进行周密的设计,难有统一的模式。笔者个人的实践经验可供参考:

①对于人文社科类开放性课程,或结构松散的内容,可采用翻转课堂或翻转学习的方式进行。鼓励学生在课外自学相关内容与视频,课内精心组织交流、讨论、练习、创作等活动。这类课程的系统性主要体现在教师的引导上。通过零存整取的方式让学生建构个性化的系统性知识结构。

②对于理工农医类专业性强、结构严谨的内容,课堂上还是以教师的讲授或示范为主,辅以必要的交流讨论,课后可鼓励学生通过碎片化学习丰富与扩展课堂学习内容。通过系统性学习培养学生严谨的态度、专业的精神、正规的操作和全面的知识。但也不能满堂灌,适当的碎片化学习也是很有好处的。

③ 无论是何种学科,教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之间都可以建立微信、QQ等网络联系,这种联系对系统性学习有利无害,可以大大拓宽师生之间的交流分享渠道,并将课内课外有机联系起来,使学习成为一个连续的过程。

④ 无论何种课程都应积极探讨手机进课堂的方式方法,如果使用得当,手机对课堂教学也是有利无害的。可考虑使用云班课之类的手机学习平台,实时记录教学的各种活动。当然,笔者不鼓励小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但初中开始就应该允许了。

⑤ 今天的课堂一定是混合型教学的课堂,教师应掌握多种教学手段与教学方法,因时因地制宜,不拘一格,灵活运用。教学目标应更开放,教学评价应更多元,学科界限应逐渐淡化,课内课外应连接为一个整体,使学习无处不可以发生。万事万物都可以成为学习的内容。笔者倡导的“三进”,即手机网络进课堂、生活实践进课堂、创新教育进课堂将成为主流。

六、实现创造性重构需要具备的条件

  如前所述,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是网络时代最好的学习方式。这种学习包括积件式写作、个性化改写和创造性重构三个阶段。[7]但这种学习只适合于高端学习者。在实践中笔者发现,对于初级学习者来说,采用个人导向的系统学习往往会出现“零存容易整取难”的问题,也就是说要做到零存整取式学习的第三阶段,即创造性重构阶段比较困难。

实现创造性重构需要具备下列几方面条件:

①学习者已形成个性化知识体系,这表现为学习者通过长期的个性化学习,已经围绕个人兴趣和问题解决需要建立了某种蛛网式的知识结构,其中既包括相关的显性知识,也包括更重要的隐性知识。例如,要想在教育教学领域取得创造性突破,没有丰富的教育教学实践经验是不行的。

②熟练掌握并经常运用零存整取学习策略进行学习;③懂得运用笔者提出的包容性思维法整合知识碎片与不同理论观点;④在上述基本上产生了灵感与顿悟。只有具备了上述几方面的条件,创造性重构才会出现。这是应对碎片化学习挑战的最好办法。

参考文献

[1]碎片化。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link?url=Qo_o_R6rra_1Kt-oIqooJwVAR-jO0BLyRB6miYP7YNoGzGvOKUZ5KjqxkfBQlQGOpS58hCQQS_MgHfAC8h601K[2016-3-10]

[2][4]张克永.碎片化学习中的认知障碍问题研究。吉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44

[3]王竹立网络教育资源为什么存在“数字废墟”——中国网络教育资源建设之难点剖析[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5,(1):46-53

[5] 王竹立.新建构主义:网络时代的学习理论[J].远程教育杂志,2011,(2):11-18

[6]王竹立著.碎片与重构:互联网思维重塑大教育,电子工业出版社,2015年第1版,北京

[7]王竹立零存整取:网络时代的学习策略[J].远程教育杂志,2013,(3):37-43


文章来源:王竹立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f4c090102w8ny.html

    文章评论
    内容: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0 - 2017 中国职业教育视频课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50116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008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08号